花枳

岁岁常相见
微博@薄荷子a

许墨x你–<永昼>(中)|R级

♡ooc预警
♡上篇请戳主页
♡复健之作
——————————
「序」

那是不知道多久以后,久到我自以为已经忘记了他的样子。

我突然觉得没有他生活也不会有什么不同,身边的朋友也都告诉我,说没有他我会更过得更好。

一遍遍地,不厌其烦地重复着。

那还是多久呢,大概是久到我都信了吧。

然后有一天他突然出现在我面前,山崩地裂,日月无光。


1

圣诞节前后的天气着实算不上好。你没带伞,此刻头上已经落了不少雪花。你伸出手接了几片,手心里的凉意让你微微瑟缩。

低头看了眼安分地待在身旁的小家伙,你忍不住笑了:他的红色围巾上此刻泛着些水光,一看便是雪花化了后的结果。

小孩子对你的情绪一向敏感。他立刻抬头,看到你的闷笑后顺着眼神看到了自己的围巾——

嗯,有点湿。

到底是小孩子,纵使一贯如那个人一般沉稳,此刻也不免流露了几分懊恼。他又瞥你一眼,低下头哼哼唧唧地不说话。

你好笑地蹲下去,想捏他的脸却被躲过了。

无奈地,你用上了诱哄的语气,“怎么啦,谁惹我们昼宝宝不开心了?”

你明显看到面前酷似许墨的包子脸上嘴角的轻抽,他抿着唇,表现出了极大的抗拒。

“不要叫我昼宝宝。”

“好的,昼宝宝。”你从善如流,趁着他还没来得及发火,便笑着指了指路旁的一家店铺。

“天太冷了,我们进去坐坐吧。”

许昼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你带到了店铺前。一打开门,混暖的气息混着咖啡的香味一齐冲了出来,随后散失在屋外冰冷的空气里。

你把许昼拉进来,然后关上了门。拍了拍头上的雪花,顺便帮许昼理了理头发,然后笑眯眯地拉着他找了个床边的位置坐了下来。

刚准备拿菜单看看,不经意向窗外的一眼却让你凝住了视线。

那个男人,那个背影,那是——

你几乎是一瞬间就瞪大了眼睛,猛地扑到窗边想要看个究竟。那男人好像感应到了什么,转过身子朝你看来。

电光火石之间,你下意识抓住菜单挡住了脸。

你的心脏急剧跳动。

刚刚那个人,如果没看错的话,是许墨?

不……你怎么可能会把他认错。

你感到一瞬的惊恐,随后不知过了多久才在许昼的呼喊声中恍惚回过神来。

“妈妈,妈妈……你怎么了?”小孩子疑惑的脸出现在你的视线里。

你这才反应过来,面色难看,勉强笑笑,说了句“没事”,但眼神却忍不住往窗外瞟。

那男人已经走了,你最后还是没有看到他的正脸。不过其实也无所谓了,看到又能怎么样呢,难道这么多年了,他还会记得你这么个小小的实验品?

别傻了,他可是许墨,他怎么会这样呢。

你自嘲,但心中的痛却半分不减,甚至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夹杂着酸涩,还有些许的不甘。

这场独角戏唱得可真难看。

你甩甩头,强迫自己停止想他。你把目光投向许昼,眼神瞬间柔软——

不管怎样,你跟他之间有了一个孩子,好歹不是半点羁绊也没有,不是吗?

这样就很好了啊。

你微松口气,重新挂上微笑,拿着菜单凑头过去跟他一起研究。

“让我想想,点个什么好呢……”

话音未落,你突然听到店铺大门被拉开的声音。你下意识抬头,那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就那样出现在你的视线里。

四目相对的那一刻,你瞳孔紧缩。

许墨。

2

你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表情来面对他。你爱他的时候总希望他心里都是你,但现在你虽然依旧爱他,却由衷地希望他不要记得关于你的任何事。

你看到许墨的眼神瞬息万变,内里剧烈的情绪波动不是造假,就明白自己刚刚的想法完全是奢望。

显然,他并没有忘了你。

这个发现让你绝望的同时又掺了几分期待。

许墨的魅力毋庸置疑。他只是在门口多站了一会儿,立刻就有漂亮的服务员上前询问,“你好,先生,一个人吗,餐品是带走还是就在店里吃?”

你看着那身姿婀娜的女服务员,她语气中不自觉的希冀让同为女性的你瞬间就明白了什么。

心里一沉。你暗暗苦笑,果然,不管什么时候,许墨永远都像当季的花,哪怕只是平静地站在那,也会招蜂引蝶。

你曾经也是这些人其中的一员,可你现在却只想远远逃离。

“在店里。”你听到许墨温和的声音,那个女服务员还没来得及高兴,便又听他说了一句话,“我不是一个人,那边那位小姐跟我是一起的。”

你抬眼,看到那服务员的眼神立刻看了过来,看到你带着的孩子后脸色瞬间僵硬。

你知道是为什么。就凭许昼的长相,你要说他跟许墨没什么关系,恐怕许墨自己都不太相信。

服务员悻悻地离开了。

眼看着许墨走过来,从未有过的危机感迫使你立刻站起来把许昼从对面抱了过来。小孩子虽然不明所以,但还是信任地用手勾住你的脖子,顺便偷偷转头看。

许墨的眼神在你抱起那个孩子时瞬间凝固。

孩子?她有了和别人的孩子?

这个认知让许墨如鲠在喉。

谁知那孩子却突然把脸转了过来,好奇地看他,看到对方的那一刻,双方都愣住了。

你猛然意识到不对,抽出一只手去挡许昼的脸。

但你却惊恐地发现此刻许墨的眼神已经凝在了许昼的身上。

你最不想看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3

你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抬头直直地对上许墨的眼神。

“有事?”

你的声音很冷,冷到一向沉稳的许墨也禁不住眸色黯了黯。

许墨想起以前你对他的眷恋,再对比现在毫不掩饰的防备,心里猛地漾出一丝疼痛来。

曾经不知道自己喜欢你的时候,偶尔也会有不舒服,但从未像现在这样——

贪心地想要占有你,但却又害怕靠近你。

人真是矛盾。或者说,自己真是矛盾。

你看许墨半天没说话,咬了咬牙,把许昼放下来,温声哄他,“昼宝宝,你先到那边去待一会儿好不好,我现在跟这个叔叔有话要讲。”

但许昼并未立刻如你所愿。你看到了他亮晶晶的眼神,而这眼神第一次让你感到不安。

“妈妈,他是我爸爸吗?”

你不用看也知道自己现在一定面色难看得紧,但你不能在孩子面前流露出这种情绪。

你勉强笑笑,压抑住内心的汹涌澎湃,温声哄道,“当然不是啊,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你爸爸他……他早就车祸去世了。”

车祸去世,这是你这么多年来用来哄许昼的借口。许昼很聪明,你一直都知道,毕竟那个人虽然在感情方面冷酷无比,但智商却的确没的说。许昼在别的事上一直十分信任你,但唯独对你这句话却半信半疑。

你隐隐有种预感,这个骗局迟早会被拆穿。但你总觉得,能多瞒一会儿是一会儿。就算许昼真的知道了,起码也是成年之后。等到那时,你也就没有什么顾虑了。

可你万万没有想到,这一天竟然来得如此之快。

快到你来不及反应,在你还没想好对策的时候,许墨,这个让你奉献了一生中最诚挚炽热的爱意,却也带给了你一生中最难以忘怀的刺痛的人,就再次出现在了你的生活里。

如果只是你一个人,你或许会平静地接受。反正不过是再次被带去做实验罢了,其实也无所谓吧。这偷来的五年,你也享受得够久了。

但现在你不是一个人,你有了许昼,这个干净的、没有经历过伤痛的、与你与他血脉相连的小生命。

可现在许墨来了,你又该怎么办呢?

你不想留下许昼一个人。当年许墨对你尚且如此绝情,对于这个没半分感情的孩子,他又会怎么做?

你不想再被带去做实验了。

你不想死。


4

勉强搪塞了许昼,看着小家伙一步三回头,你冲他笑了下,转身挡住了他的视线。目光触及许墨时,倏然冷了下来。

“坐下来聊吧。”你终于还是开了口。或许你自己也没想到,再次面对他时,自己居然能够如此平静。你甚至还能理性地思考,并迅速给自己规划好了未来的路。

你指着一个角落。

“到那里去,我不想让他看见你。”

这个“他”具体指谁,你想已经很清楚了。

许墨抿了抿唇,也不发话,转身就向那个角落走去。他难得如此顺着你的意,如果是以前,你能开心一整天,可现在你却只觉得讽刺。

不再多想,你也跟了上去,拉开座位坐了下来。

你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许墨,你也看到了,我有了自己的孩子,我有了牵挂了。我为了你,拿自己的身体配合你做了那么多实验。即使我当时假死骗你,现在也应该还清了。如果可以,我希望你不要再出现我的生活里。”

“就算是为你自己行善积德吧。过去的我就不提了。算我求你了,放过我吧,除了我爱你这件事,我不欠你什么了。哦,不对,我现在把这份爱也收回来。是我当年太贪心,竟然不自量力爱上了你。我现在放弃了,你看行吗?您大人有大量,原谅我的年少轻狂吧。”

“就这样吧,以后我们别见面了。”

你不欲与他多做纠缠,站起来就想走,却被他扯住了手臂。

“回来吧。”

不知道是不是你的错觉,他的声音虽然平静,却似乎掺了几分你无法理解的感情。

是乞求,还是绝望,亦或是眷恋?这个想法刚刚出现在你的脑海里,你就冷笑着甩了甩头。

别开玩笑了,瞧瞧自己这可笑的想法,这么多年了,自己怎么还这么天真?

这几个词要是能出现在许墨身上,他还能是许墨吗?

“回去?回去干嘛?继续受你的折磨?许墨,你看看我,我像傻子么?”

许墨却将手攥得更紧了。你吃痛,皱了下眉。他好像突然反应过来,受到惊吓般放开了手,却又在下一刻扯住了你的袖子。

你用力扯了几下,没扯出来。你终于有些不耐烦了,深吸一口气,语气讽刺。

“许大少爷,您还有什么事,是我这个小小的实验失败品可以为您做的?”

“我没那个意思……”你话中的某些内容仿若刺中了他的痛处,他的声音弱了下来。

“我只是想问,那个孩子,是我的吗?”

你心里本就压抑着怒气,现在他提到许昼,你就更忍不了了。你猛地一甩手,竟真将手臂扯了出来。

你当即转过了身,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道,

“他是不是你的孩子,你不是最清楚吗?我当时那种身体状态,你觉得有可能怀上您的孩子?”

“哦对了,忘记告诉你一件事。他叫昼,白昼的昼。”

“而你,许墨,既然生来名字带一个‘墨’字,您就拥着黑暗来,伴着黑暗走吧。”

“而他,是我的白昼,我的光明,我的希望。如果可以,我恳求你,看在我的面子上,永远不要靠近他。”

—中篇 完—

评论(72)
热度(230)
©花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