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枳

岁岁常相见
微博@薄荷子a

喻文州x你–黑色童话|黑道paro/轻微R

♡ooc预警
♡黑道paro/微R级

狗血+逻辑死 望手下留情
讲道理 写出来之后跟自己一开始的设想完全不一样
——————————

1

紧握着刚刚从医生手里拿到的检查单,你紧紧地咬住嘴唇,脑子里不断回放着刚刚跟医生的对话。

“病人的情况很不好。如果不立刻做手术的话,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手术成功的概率有多大?”

“这个我也没办法给你准确的答复。总之你先去缴费吧,这样医院也好给你们尽快安排。”

“那……谢谢医生了。”你本来还想再问点什么,可最终只是沉默了下去。

你转头走向回廊深处,咬了咬牙,把病房的门拉开了一个小小的缝。偷偷地看着床上熟睡的母亲,你捂住唇,强行克制住自己哭泣的欲望。

这是你最后一个亲人了,你必须把她留下来。她是那么好的人,怎么会被病痛折磨到如此地步?

你不忍再看,轻轻关上门,转头走向电梯。

失魂落魄地走出了医院大门,深秋的凉风让你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你最后看了一眼紧握在手中的检查单,然后小心翼翼的折叠起来放进了自己的包里。

检查单上面刺目的诊断说明依然深深地印在你的脑海里。

你从未想过那个总是笑着的母亲居然会得癌症,更不敢想也不愿想她是怎样在察觉到自己身体不好之后依旧苦撑着劳作,还对你露出那样的笑容。

自己太失败了。

你用围巾围住了自己的口鼻,尽量镇静地踏上回家的路。然而你的忍耐却在路过一棵古树时彻底崩塌。

你终于忍不住把自己藏到树后呜咽起来。

天凉了。




2

一定要给母亲做手术。

刚回到家里,你就下定了决心。但单子上那巨大的数额却是你完全无力承担的。

你打开自己的手机,翻了翻自己的账户余额,不过一万多一点,相比起母亲的手术费还有相关费用只能说是杯水车薪。更何况你是单亲家庭的孩子,父亲早早地就去世了,你母亲当年又跟家里人断了联系。这么长时间以来,一直都是你跟母亲相依为命。

你母亲文化程度不高,也找不到很好的工作。而你才毕业没两年,不久前刚参加工作,积蓄更是无从谈起。

但你一定要筹到这笔钱。

你突然想起了什么,那个想法在你的脑子里快速地闪了一下,很快就晃了过去。

你低头看了看自己。脸上浮现出一丝苦笑。

难道自己真的只能靠身体去筹钱了吗?

你想起跟前男友分手时他说的话。你是个保守的人,跟他交往快一年了却从未越过最后那条线。他多次想你明示暗示自己那方面需求都被你故意忽略过去,以至于后来终于忍不住提了分手。

你到现在都还记得他说的话。

“你以为自己很清高吗?说不定早就跟别人做过了吧,要不然怎么不肯跟我上床?你们家经济来源有保障吗,该不会是你出去卖换来的吧。”

那话语中侮辱的意思太重,你不敢置信地看着他,从未想过他内心就是这么看你的。

不过要是自己现在为了筹钱真的走出这一步,那跟他说的为了钱去出卖自己的身体的女人也就没两样了吧。

你心下酸涩。

但你实在没有勇气承受失去母亲这种后果。哪怕成为你自己最不耻的那种人,你也要留住你的母亲。

你看了一眼墙上挂着的照片,那是去年她生日时你跟她一起拍的。照片上你们俩一起笑得灿烂,当时的欢乐到现在却只让你想流泪。

妈妈,对不起,我要去做一件很不好的事了,你不要怪我好不好。

你的眼泪一下子流了下来。

算了,不就是一层膜吗,多大点事呢。

你擦了擦眼泪,再抬头时已经冷静了下来。你拿出手机,打给了自己的一个大学同学。她是个很玩得开的人,大学那会儿每周都有不同的男人来接送她。你本以为她是花心,到后来才从别人的口中得知她是做那种行业的。

现在只能去找她问问了。

电话通了,那边响起一个女孩子慵懒的声音,听起来还没睡醒,“喂,谁啊?”那边说着,还打了个哈欠。

“……是我。”

“咦?你是……哦,我知道了!”她似乎是把手机从耳边拿开然后看了看手机屏幕。她的声音变得清醒了许多,其中暗含着不可置信之意,“真没想到你会给我打电话……找我有什么事儿吗?”

“我……”你实在难以启齿,最后一狠心还是说了出来,“我……需要钱。你能不能……给我介绍一下那方面的业务?”

你不愿意把话说得那么明白。这是你最后的一点自尊了。

“什么?”她的声音听起来极度吃惊。但好歹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她很快冷静了下来,“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困难?我……要不我们约个时间当面聊吧。”

你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像是妥协般地吐了口气。

“好。”




3

你们最后约在母校附近一家咖啡馆里见面。你去的时候她已经到了,看样子已经等了好一会儿,一见你来,她放下了手中的时尚杂志,指了指对面的座位,说,“坐。”

你环顾四周,这里是你大学时经常路过的地方,每次看到都觉得很美好。但那些时光已经过去,现在摆在你面前的是赤裸裸的现实,你知道自己已经没机会再放纵自己沉浸在过去里了。

你平复了一下心情,垂眸坐了下来。她则抿了一口咖啡,然后抬眼来看你。

“要喝点什么?”她问。

“不了,不需要。”你礼貌地回答。

“行吧。”她耸了耸肩,很无所谓的样子,“那我们来谈谈你的事吧。你现在很缺钱?”

“……是。”

“出什么事情了吗?”她敏锐地察觉到你不大对头的情绪。

你本就无意隐瞒,在她的询问之下很坦然地说了出来,“我的母亲得了癌症。我需要钱。”

她有一瞬的震惊,随后露出了然的神色。

“原来是这样。”她若有所思地搅拌着杯子里的咖啡,勺柄的转动让咖啡最上面的一层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漩涡。

“我是说你怎么会突然跟我打电话,你不知道吧,我接到电话时吓了一大跳呢。”她冲你露出一个笑来,你勉强回了她一个笑容。

她看起来有点无奈了。

“真是的,不想笑就别笑了。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你这一点还真是一点都没有变呢。”她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我已经很久不做那行了,大概帮不了你,抱歉。”

你顿时如坠冰窟。

“先别露出那样的表情,我还没说完。”她浅浅地笑了一下,“虽然我不做那行了,但我男朋友前两天告诉我说,他经常去的那个酒吧里好像有个什么道上的人要来。如果你能跟他扯上关系,医药费的问题应该不用愁了。”

“……谢谢。”你静静地消化了一番她说的话,认真地跟她道谢。

她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走之前她给了你一张纸条,上面写着那家酒吧的地址。

“要是你考虑好了就去吧。如果还是不能接受就别勉强自己了。”

你点了点头,握紧了那张纸条。你很用力,指甲深深陷入了肉里,戳得生疼,但你却完全没放在心上。

你知道你必须去。你别无选择。




4 补个外链




5

第二天醒来时全身酸软。喻文州已经不在了,你坐起来茫然地想了好一会儿,才弄明白自己现在是在哪里。

最后还是把自己卖了啊,真是没用。

你在心里嘲笑自己,却为昨晚的疯狂忍不住红了脸。

那么温和克制的男人,在这种事情上却出乎意料地放纵。

你回头看了一下,意外地发现床头竟然摆着一套整齐干净的衣服。床头柜上放着一张纸条,上面的字干净有力,就跟他的人一样。

“醒了的话就把我给你买的衣服穿上吧。我已经帮你清理过了,如果不舒服的话可以躺一会儿再走。我的电话号码是134xxxxxxxx,晚些时候联系我。”

落款是喻文州。

你反复看了几遍,愣了好一会儿。你没想到他会对一个仅仅是一夜情的床伴这么体贴,正如你不会想到你是他出自自己意志抱的第一个女人。

你抿了抿唇,放下了纸条,依言穿起了衣服。穿好鞋子,你站了起来,身体的无力感让你忍不住皱眉,踉跄了一下才站稳了。

你回头看了看那张纸条,还是把它收了起来。

所有事情都等回去再说吧。




6

要联系他吗?

你看着纸条上那一串数字,难得的陷入了犹豫。你想要的东西还没有拿到,但不知为何你却不想再继续下去了。

真糟糕,在他面前展现的却是这样一个我。

你苦涩地笑笑,合了合眼把纸条收了起来。

就当是一夜情吧。虽然这一场赔了身又赔了心。




7

但你没有想到他会找上门来。

你打开家门的时候看到一个男人端坐在沙发上。听到开门的声音他才抬起头,你也就此看清了他的脸。

喻文州。

你愣在门口,张口结舌了半天也没能说出一句顺溜的话来。

你半晌才艰难的问了一句话。

“喻……喻文州?”

他挑了挑眉。

“原来还记得我?我还以为你已经忘了呢。”他笑着开口,你却莫名感觉到一丝寒意,“让你跟我打电话的事结果你完全没按我说的做呢,是我的温柔让你产生了我很好打发的错觉吗?”

你蓦地有一丝心虚。狼狈地避开了他探究的目光。

该怎么说,说我不想跟你扯上关系?

可这明明就是你一开始的目的。

“不说话吗?”喻文州看起来有点困惑,他看了眼你,笑了一下,突然站起来向你走过来。

“!”你被吓得连连后退,可谁知他只是过来关上了门。

喻文州锁上门,然后回过头来若有所思地看着你戒备的动作。

“很怕我吗?”他直接把你逼到了墙角,强迫你跟他对视,“不该吧,那天晚上应该还是尽量温柔了。”

“这么怕我的话……那只能做到你不怕了?”他恶意满满的话语让你心里一颤。

“喻文州!”你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就这么喝止住了他,“你到底……到底想干什么?”

你的声音一开始有点抖,后来却平静了下来。

“我应该没做什么威胁到你的事吧,为什么要跟我过不去?”

你甚至已经放弃了用身体来换钱的想法,也没有骚扰他,为什么他还要来出现在你的生活里?

“过不去?”喻文州若有所思,“我不过对你比较好奇罢了。你的身体我很喜欢,所以我现在想知道我是不是也会喜欢上你这个人。”

“……什么——”你没听太懂,但下一秒就被他捧住了脸,攫取了全部的呼吸。

“我说……我想试试自己是不是喜欢你。”他在舔吻间用性感的低语声在你的耳边说着,你的身子一下子酥了一半。

“怎么样,要试试吗?”

他放开了你,盯着你的眼睛问。

你还处于迷茫之中,喘着气呆呆地看着他。

“什,什么?”

喻文州无奈地勾了勾唇。他这个表情实在太诱人了,你的心里猛得一跳。

“我说——”

他拉长了声音,用充满磁性嗓音轻声诱哄。

“要不要试试跟我在一起?”




8

你母亲的病越来越重了。

你一日比一日焦躁,而且心神不宁。你和喻文州已经交往了很久,但你一直没告诉他你母亲的事。

你对他的真的动心了。也正因如此,你并不想找他要钱。

但什么都瞒不过喻文州的眼睛。

“你最近是不是不太舒服?”某日晚餐后他问你。

“啊?没,没有啊。”你从对母亲的担忧中暂时走出来,听到他的问题心头一跳,连忙打着哈哈想糊弄过去。

但喻文州看起来并不吃这一套。

他看了你一会儿,才叹息般的吐了口气。

“伯母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他温和地开口,不顾你一瞬间惊讶的眼神。

“像这种事情偶尔也依靠一下我吧。跟你交往有时候真的很没实感呢。”

他说着,略微无奈地揉了揉你的头发。

“依靠我吧,这是你作为我女朋友的特权啊。”

“我……”你一下子红了眼眶。

喻文州把你揽进怀里,一下下地抚摸着你的后背。

“伯母的事情就交给我来吧。”喻文州温和的声音传入你的耳朵。

他低下头,又对你说了一句话。

“你的事情我都已经了解清楚了。这么多年来辛苦了。”

你一瞬间眼泪如注。




9

做过手术之后你的母亲病情有所好转,但最终还是逃不过死神的召唤,在病床上安静地去世了。

你和喻文州去公墓祭奠她。离开的时候,喻文州看了你一眼,突然在墓碑前跪了下来。

“妈妈。”他随着你改了口,“她的事情,请您放心吧。”

你怔怔地看着这个男人,喉咙被哽住了,完全说不出话来。

知道喻文州为你打开车门你坐到了车里,才突然反应过来他做了些什么。

在你母亲的墓碑前,许下一生一世。

你装作不经意地问他,“说起来,你刚刚是想说会照顾我一辈子吗?”

他正要发动车子,闻言停了下来。

“我可没这么说啊,一辈子太短了。你的下辈子包括下下辈子都是我的。”

喻文州笑着说出这些话,然后又突然靠了过来,你条件反射往后面缩,却一下子靠在了椅背上。

“有个问题刚刚就想问了,”他低语道,“你今天的嘴唇很好看,现在想接吻吗?”

“诶?”你没有想到他要问的竟是这个。

“想接吻吗?”喻文州又问了一次,他靠得更近了一些。

“……想。”你咬着牙,脸颊绯红。

“呵。”他轻笑了一下。

“如你所愿。”

–完–

评论(35)
热度(606)
©花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