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枳

岁岁常相见
微博@薄荷子a

张新杰x你-沉溺

♡张新杰x你
♡ooc预警
♡2k+

妹子的点文 @﹏Yiming 
——————————
1
你有很严重的强迫症,这一点早就被朋友们吐槽了无数次。
就像现在。
“哎,这段写得挺好看的,干嘛要重写?”同社的好友疑惑不解地看着你。
你正认真地一点点划掉耗费了大量心血才写出来的文字,红色的墨迹沉沉地盖过暗金色的字迹,看上去有种莫名的压抑感。
你抿了抿唇,直到划掉最后一个字才松了一口气,把纸上的一个小角落指给问话的好友看,“这里。”
“这里怎么了?”好友凑过来。
“刚刚笔不小心碰到了,留了点印子。没办法消除,放在那里看着实在难受。”
好友的表情顿时微妙起来。
她坐了回去,看你许久叹了口气,“我还以为他们说你强迫症严重是开玩笑,没想到是真的啊。”
你不置可否。
相比起强迫症发作的难受,你宁愿划掉重写。
“不过你倒是让我想起了一个人,他叫张新杰,是个很厉害的人呢。”
“……张新杰?”
你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了,同校的好友经常对你提起他,但你从来没有放在心上过。可这次不知是怎么了,你鬼使神差地开口多问了一个问题。
“他……是做什么的?”
“咦,你不知道吗?”这下轮到好友惊讶了,“我还以为你知道呢。”
“张新杰,打荣耀的,荣耀第一牧师,电竞职业选手。”




2
从梦中醒来,你望向窗外,天已经大亮。
梦里那个名字到现在还深深印在你的脑海里。
张新杰。
你掀开被子,赤脚下了床,感觉脑子里还有点昏沉。
太奇怪了,怎么会梦到这个?
你甩甩头,不再思考这个问题。
穿戴完毕,你慢条斯理地按记忆中的地方摆放好被子枕头睡衣之类,然后又对着那团怎么看也不顺眼的被子伸出了手。掖好被角之后,你才觉得松了口气。
你知道你的强迫症已经严重到令人发指,但那也无所谓,你已经习惯了把强迫症的状态带入生活中,甚至觉得这样也没什么不好。
虽然它的确在一定程度上给你带来了极大的麻烦。
收拾好了自己的包,你最后打量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确定自己的妆容足够完美,穿着足够齐整之后拎上包出了门。
是时候去赴约了。




3
对面的男人看起来礼貌而疏离。
他穿着精致的西装外套,领带打得一丝不苟,头发梳得很整齐,眼镜让他看起来冷静而又克制。
完美。
你为这男人完全符合你审美的打扮勾了勾唇,但很快就又把嘴角的弧度压了下去。
男人看到你来了,很自然地站起身来为你拉开座位。
“坐。”
他招呼你,神态自然。
待你落座,他才开始自我介绍。
“我叫张新杰,目前效力于霸图俱乐部,这次是代表我们俱乐部来跟你进行协谈,”说着他停了一下,“你可能对我们不太了解,我是一名电竞职业选手。”
你的内心涌起惊涛骇浪。
原来他就是张新杰,那个多次被提起的人。
“略有耳闻。”
吃饭的时候你注意到他对每道菜精确的取用份量,以及一看就显示出良好家教的举止。
难怪朋友们总说你像他。
你跟张新杰谈了一会儿,彼此都还比较满意。最后他推过来一份合同,要你回去看一看,看好了给他答复。
临走时他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
“考虑好了就给我打电话吧,霸图的门随时为你敞开。”




4
在霸图工作也有一段时间了,这段时间你跟张新杰因为工作上的事情来往得也比较频繁。
你们俩经常一起吃饭,或许是因为相像,相处得很融洽。
不知不觉,两个人之间有了些暧昧。但你和张新杰仿佛是说好了一样,彼此都默契地没有戳破。
俱乐部内有些人开始开你和他的玩笑,还说你们俩要是在一起建立一个强迫症组合,简直能逼死全天下的正常人。
你对此一笑了之。
似乎一切都很顺利,但你知道并不是那么回事。
至少有一点不那么顺利。
你的强迫症越来越严重了。




5
你开始变得很焦虑,强迫症已经开始影响你的生活。
你发现自己似乎无法让自己像之前那样把强迫症作为一种自然的生活状态了。
当你皱着眉头看一份资料的时候,你突然感觉到有点头晕。
一时无法支撑自己的身体。
等你反应过来的时候,你已经被张新杰抱在怀里。
他眉头紧锁。
你挤出一个笑,“是你啊张副,我没事,放我起来吧。”说着你就想站起来。但让你吃惊的是,张新杰并未放开你。
他抱得更紧了。
你不知所措。
正当你想要开口的时候张新杰出声了。
他声音不大,但能听出其中的紧绷。
“从现在起,你的强迫症,归我管了。”




6
稀里糊涂地跟张新杰交往之后,他果然像自己所说的那样,开始研究强迫症的治疗方法。
他看上去很认真。
你忍不住笑他,“还说要治好我的强迫症,可你自己明明也是啊。”
“嗯,我的确有点强迫症,”张新杰倒是坦然得很,“不过现在,我的强迫症可能要有一点点变化了。”
“嗯?什么变化?”
你不明所以。
张新杰伸出手来环住你。
你抬头看他。
“从现在起,我的强迫症,就是治好你的强迫症。”
你微愣。他的呼吸洒在你的脸上,清冷的气息变得有些粘腻,却让你蓦然湿了眼眶。
你从未觉得有哪一瞬间如此富有感染力,让你禁不住想要落泪。
这个男人如此认真的说出这种话,大概有生之年都很难见到第二次了。
“……白痴。”
你听到自己的嗓音有点沙哑。
“我爱你。”




7
距离确定关系已经过去了很久,你的强迫症也已经“基本痊愈”,但你又开发出了新的小乐趣。
“新杰,给我穿鞋子嘛。”你笑眯眯地坐在床沿,两条细白的腿垂着,微凉的空气让你忍不住动了动脚趾。
张新杰刚刚洗漱完毕,闻言虽然颇有些无奈,但还是走过来握着你的小鞋子给你套了上去。
“好了。”他给你系好鞋带,然后拍了拍你的头。
“对了,新杰,我现在好像也有了新的强迫症。”
“哦?”张新杰微讶。他挑眉,“说来听听?”
“这个嘛……你猜啊。”
有关于你的一切,现在都变成了我的强迫症相关。
只能是你,必须是你,不然就会很难受。
每天都觉得强迫症好像更严重了。
因为我每天都比前一天更喜欢你。




8
强迫症的另一个名字叫做沉溺。
如果可以,我愿沉溺于此。

-完-

评论(31)
热度(330)
©花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