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枳

岁岁常相见
微博@薄荷子a

王杰希x你-梦幻

♡王杰希x你
♡ooc预警
♡3k+

七夕快乐>:-<
————————–

1

理想与爱情是个很敏感的话题,至少在你看来。

因为这两者大多数情况下不能两全。

你跟前男友分手无非也就是理想与爱情发生了冲突。你想去B市谋生计,在以杂志编辑为主业的情况下,看看能不能找着机会学画画。即使你知道这条路不会那么顺,但你想试一试。

但前男友对你的想法嗤之以鼻。他更想去一些小的城市,小城市压力没那么大,慢节奏的生活会让人更舒适。更何况他完全不能理解你对画画的坚持。就这样你们大吵一架,不欢而散。

年后你就一个人来到了B市。这些年来你也还是有些闲钱,在B市租个能住人的房子还是勉强能凑的起。

房东是个上了年纪的老太太,为人挺和善。你交了三月租金,她就拍了拍你的肩,笑着将钥匙递给了你。

你拎着箱子进了屋,房子不大,但是很干净。以前的家具都还在,虽然看上去有点老旧,但都能用。你把衣服从行李箱里拿出来一件件挂好,然后又把洗漱用品摆在了卫生间的小台子上,接着就拿出了笔记本电脑,插上电,登上了一个社交平台。

布丁:我到B市了,刚找了个房子住了下来。B市真大啊,跟我以前呆的地方完全不能比。

布丁:我想为理想奋斗一把了。画画是我想了很久的事,我不会放弃。现在我也算是跟你呼吸着同一个城市的空气了吧。

布丁:虽然空气质量不太好,雾霾比较严重。

布丁:哈哈哈,说笑的。来到B市很开心,那么祝我好运吧。

你等了一会儿,对方并没有发消息过来,大抵是在忙。你想了一下,就拿出了之前带来的文稿开始校对。这份工作是你在网上接的,有一段日子了,目前已经完成了三校,你再看个一两遍也准备收工了。

虽然画画的事还八字没一撇,但是一个人来B市闯荡是你人生中做过最大胆的事。你有生以来第一次真正离开了父母身边,到了他们的手够不到的地方。

但是感觉真好啊。

你在稿子上写写画画,最终停下了笔,露出一个笑来。




2

等你再打开电脑时已经是晚上快十一点了。你坐在电脑前擦着头发,看到早上发过去的消息有了新回复。

w:已经到了?恭喜。

w:白天在忙,现在才有时间回你。

w:祝你一切顺利,有需要可以找我帮忙。

你放下毛巾把这短短的三句话看了几遍,然后才笑着去打字。

布丁:我也希望一切顺利,那就承你吉言。

那边很快做出回复。

w:还不睡?

布丁:马上,刚洗完头。再说你不是也没睡?

w:还在忙。

你突然有点好奇网络那头是个怎样的人。w是你偶然认识的,你玩这个社交平台已有一年多,没事的时候会找人聊聊,也会在个人主页上放最近画的画。他似乎很喜欢这些画,在每幅画下面都留了言,你也会回他。虽然从没有私聊过,但一来二去好像有了某种默契。

你点进去过他的主页,他什么都没发,个人资料也是一片空白。

有点神秘。

又一次跟前男友吵架后你觉得累极了。回家之后打开这个社交平台,鬼使神差地就给w发了消息,向他倾诉了这些年来的经历。你讲了很多,一边打字一边有种想哭
的冲动。但你终究没哭出来。

后来的事情顺理成章,你们成了朋友。

你也没想到他竟然跟你这么聊得来。

你们互相之间都没过问对方的身份。他只知道你是个渴望学习画画的杂志编辑,你只知道他的工作似乎很忙,而且经常要出差。

现在来到了他身处的城市,你倒是好奇了起来。

布丁:说起来感觉你好忙啊,该不会是IT行业的吧

w:不是,我的工作和游戏有关。

游戏?难不成是职业选手?可是这么正经的人怎么都不像是做那行的。

布丁:哦,难不成是游戏策划?

w不置可否。你更加坚定了自己的猜想。

布丁:不早了,晚安。

w:晚安。

你退出了社交平台,关上电脑吹干了头发就去睡觉了。
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3

傍晚回家你是从一所大学里穿过去的。此时你已经在一所小杂志社谋了一个文编的职位,收入还算稳定。

你路过一个宿舍楼时,发现那边一阵嘈杂。你好奇地望过去,发现似乎是有人在表白,地上摆了一圈心形蜡烛,有个男孩在中间摆了个椅子坐在上面弹吉他。

其实在这个年代挺老土了,但你却突然心动。

你拿起手机拍下了这一幕,盈盈的火光深刻的印在你的
脑海里。

回到家,你就忍不住把这张图片发给了w。

布丁:好浪漫啊。

你评价。

w:这是在表白?摆心形蜡烛好像已经过时了吧,不觉得没有心意么?

布丁:不会,我觉得很浪漫啊。

布丁:大概我跟他们对这个的看法不一样吧。每个人都有自己心里觉得浪漫的方式啊。

布丁:要是有人这么跟我表白我肯定就接受了。

w:哦?这么好打发?

你几乎能想到网络那头w对着屏幕微笑的样子。

像w这样的男人应该有很多追求者吧。

想到这里你心里突然有点失落。

布丁:我还有事,先不聊了。

w:今天这么忙?

w:好,那记得早点睡。

你咬着唇飞快关掉了电脑,拿出画画的本子却难以下笔。你不知道自己内心这种奇怪的感觉是什么,觉得自己太差配不上w?

可是说什么配得上配不上,自己对人家有好感,人家还不一定要呢。

所以还是得继续努力啊。




4

你不知道是不是所有人都会被排挤。当主编在开会时把你说得一无是处的时候,你表面上什么都没说,难堪地迎着众人的目光,回到家只觉得身体毫无知觉,眼睛干涩得厉害。

你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水,明明吞了下去,却觉得水好像要从眼睛里流出来。

太难受了。

工作上一团糟,画画也毫无进展。

你忍不住哭了起来。给w发了一段语音过去。

w那边沉默了很久。

w:别哭了。

w:方便的话,下周见个面吧。

他是用语音发的这两条消息,这是你这么长时间以来第
一次接触到他的真实。

你几乎是一瞬间就听出了那个熟悉的声音。


王杰希。




5

即使已经知晓了他的身份,但在夜色下看到王杰希的那一刻你还是不免恍惚。

好不现实的感觉。

王杰希戴了口罩,只露出一双眼睛。经常看到人们打趣他的大小眼,但近看时其实并没有那么吓人。

很漂亮。

王杰希对你毫不吃惊的表情倒也没做出什么反应。

“带你去个地方。来这里这么久还没好好走走吧。”

你点点头,跟在他身后。

时值圣诞,街上人很多。街道旁的树上都挂了小彩灯,一对对情侣戴着圣诞帽路过。

欢声笑语。

王杰希径直进了一家游乐园,你对他的举动不可说不吃惊。

“来这里干嘛?”

他比了个“嘘”的动作,“跟我走就好,说了带你看个东西。”

坐上摩天轮你只觉得恍如隔世。你完全没想到王杰希会带你来玩这个,甚至还给你买了一根棉花糖。

这是做什么,哄孩子吗?你觉得有点好笑,但心情却很诚实地放松了下来。

好久没来玩了。

摩天轮缓缓升高,你看着窗外,俯视着夜晚的B市,到处点着灯,星星点点的光芒在楼房间,树丛间隐约可见。地上的人慢慢变小,晚风溜了一丝进来。

王杰希突然递给你一张折叠好的纸。

你挑着眉接过去,借着月光看清了上面的东西,一男一女两个小人,男的上面写了个“w”,女的上面写了个“布丁”。

王杰希突然伸过一只手把纸按在你的手心,然后用一支笔在两个小人中间画了个爱心。

你的心跳漏了一拍。

“虽然我没你画得好,不过也尽力了。”王杰希盖上笔放进了口袋里,端详着你手上的画。

“摆心形蜡烛是不太可能了。所以带你来坐摩天轮,下面的光跟蜡烛的火光也有的一拼了吧。不知道有没有达到你想要的浪漫的高度。”

“要是达到了,就在一起吧。”




6

这是很久很久之后的故事了。那个夜晚之后发生的事情你到现在还觉得难以置信。

你和王杰希确定了关系之后,他瞒着你把你的画寄给了
一个画家。那画家也是爷爷辈的人了,跟王杰希的父亲是好朋友。出乎意料,他很赏识你的画,很快就联系了你,说可以收你做学生。

你自然是求之不得。

学了几年之后,你的画也很有几张得了奖。就这样缓缓走上正轨,越来越多的人认识了你,你也有了一群粉丝。

然后开了画廊,许多人来欣赏你的画。

跟这么多人产生共鸣的点,大概是“浪漫”吧。


碰到王杰希真好啊。

你看着手里刚画好的素描,熟悉的脸庞,还有那仿佛容纳万千星辰的眼睛。

你在画的右下角写了两个字。

星光。


虽然微弱,却足以照亮一生。


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都如梦一般。

-完-

评论(13)
热度(223)
©花枳 | Powered by LOFTER